白·嫖

这是什么神仙的带感设定
爪爪杰的推演太美妙了我爱他155551

ღゝ◡╹)ノ♡:

虽然完全没有白杰的戏份
但应该是裘裘x白杰
含有微量黑杰x白杰的成分

顺便
还有人记得我吗XD

手握金凌,不要998不要998,只要9.9金凌你抱回家,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江宗主听了可高兴了给了我最爱吃的紫电(???)
wori我在说什么

整天在羡澄tag下蹦哒的一群wxncf看的真的是闹心,说我们不尊重原著?哈哈哈哈哈哈哈xswl你们家mxtx还说过除忘羡外全员皆直呢,曦澄曦瑶薛晓聂瑶双道长这么一些腐向cp你们怎么不去他们底下嚷嚷不尊重原著呢。
羡澄圈画手太太文手太太安安心心产粮也没碍着你什么,刷单人tag就应该做好被雷的准备,看到雷的屏蔽了就好,非得bb一句再走?显得你有嘴?
甚至还有的一眼不合就举报,谁给你的优越感举报别人?被屏了再发的人不是你是不是?五六个小时的努力换回来的就是举报,刀不剜在你身上你是不晓得疼。
暴躁老哥激情bb。占tag致歉了。

是手书的图——。

(大约十月底做完...。当然,会很垃圾粗糙的...emmmm水平有限,手书bgm是ある一家の御茶会議...总之就是想吹澄。)

(斗篷澄真的好棒啊1551...)

惊了鸭,竞争对手终成亲家究竟是为哪般

◆开篇警告
◇现代paro,双总裁设定
◇私设有,蓝氏和江氏曾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叔父和江老宗主都是前任总裁
◇劳斯莱斯警告
◇前文文笔垃圾流水账一般的叙述,想看车直接到评论叭

江澄和蓝曦臣第一次见面是在他们初中的时候。
二人皆在一所学校,成绩都很优异,对彼此的了解也只有成绩单上对方的名字,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那天晚上,他们被自家大人带去了酒席,桌上的推杯换盏明争暗斗看的江澄心烦,和江总裁打了声招呼就自己跑出去透气了。
蓝曦臣对桌上局势到不甚厌烦,毕竟自己长大也要经历这些,不如趁这机会好好学学。瞥见自己对面那江小公子的表情挂不住了,征得自家大人的同意就跑了出去,蓝曦臣不知怎的勾起了好奇心,也跟了出去。
江澄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把自己鼻腔里的油腻海鲜味替换出去。他越想越烦躁,竞争就竞争,何必挂着笑脸暗地里捅刀子?江澄突然有点羡慕自家那魏无羡,活的倒是逍遥快活,估计这时候正跟聂怀桑在外面浪呢。
正想着,思绪就被背后温润的男声打断了。
“江澄?”
江澄回头,面前是在酒局遇到的蓝家长子,后者回给他一个微笑,主动伸出手来自我介绍:“我是蓝曦臣,你好啊。”
江澄对他好感瞬时提高几倍,这人一脸如沐春风的微笑让人舒服的紧,自我介绍简洁干净,没一点金家那孔雀一般的傲气,是个金家长子鼻子都快翘上天了。
江澄伸出手来回握一下对方伸出来的手,既然他知道知道自己名字那便不用介绍一遍了,“你好。”
二人就这么认识了。

第二次见面是高中的时候。
即将高考的江澄和魏无羡去图书馆复习,迎面遇上了陪弟弟蓝忘机还书回来的蓝曦臣,二人见到长大后的彼此都愣了一下,旋即匆匆打了个招呼就擦肩而过。
高考前一个月江澄忙的天昏地暗,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也不好好吃饭,有课的时候认真听,没课的时候就待在宿舍复习笔记,一个月来消瘦很多,以致蓝曦臣再见到他的时候都差点没认出他。
“江澄?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开口后连蓝曦臣都惊了一惊,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江澄了?
江澄倒是没有在意,挥挥手道:“没事,这个月有点忙。你来找我干什么?”
“师妹!蓝大哥他请了咱们这届的一些同学出去吃饭,你也一起去呗!”魏无羡拉着蓝忘机的小臂从蓝曦臣身后冒出来,蓝忘机虽然一脸魏无羡欠他两万五的表情,身体上却没有反抗。魏无羡绕到江澄眼前,抬手揉上他脸,故作心疼的怜惜道:“哎呀呀师妹你都瘦了这么多,师兄会心疼的。”
“滚!”江澄抬脚踹开魏无羡,后者“哎呀”一声栽在蓝忘机身上,蓝忘机表情嫌恶的轻推一下魏无羡,魏无羡见他没使劲就更死皮赖脸的贴上去。
“……”江澄嘴角抽了抽,扭过头来对笑容依旧温和的蓝曦臣说:“抱歉啊蓝曦臣……让你见笑了。”
蓝曦臣听见那人带歉意的语句不由愣了一下,随即摆手笑道:“晚吟不必道歉,我看忘记他还是挺喜欢魏公子的。”
哦……等等你是怎么看出来蓝忘机他挺喜欢魏无羡的??哎不对……“你怎么知道我这个名字的??”
蓝曦臣才反应过来自己说漏了嘴,连忙笑着解释:“是无羡他告诉我的,晚吟若是不喜欢我可以不喊。”
又是魏无羡……等会去就打断他的腿。江澄咬牙切齿地想完,抬眼看上蓝曦臣琉璃色眸子竟生不起来气了,那双和蓝忘机一样的眸子不是冷冽如冰,是温润如水的,再配上那嘴角噙着的一抹笑,教江澄看得愣了神,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扭过头道:“罢了,你想叫就叫吧。”
蓝曦臣嘴角的笑意似乎更深了,“好的,晚吟。”
江澄看了一眼蓝曦臣,只这一眼就催的他耳尖发红,别扭的嗯了一声后,江澄竟然觉得自己从小就觉得女气的名字被这人喊出来竟分外好听。

那晚是在学校附近的一个烧烤店,望着清一色撒着辣椒粉的烤串,蓝曦臣微不可见的皱皱眉,但还是被江澄捕捉到了。
江澄出于关心问道:“你不能吃辣?”
蓝曦臣带点歉意笑笑:“小时候有过哮喘,吃辣的会复发。”
江澄没说什么,招手让服务员上了壶凉茶,还把桌上每种菜品又少点了一些,并嘱咐不要放辣。
收到蓝曦臣感激的目光后,江澄除了有点小开心外还有些谜之羞涩。
……没出息,耳朵又红了。
江澄一边灌啤酒一边恨铁不成钢的骂自己。

江澄,魏无羡和蓝忘机选的是国内的大学,而蓝曦臣被家里安排到了美国的大学。江澄听到这消息竟有点伤心,在知道魏无羡和蓝忘机在一起后就更伤心了。
我是羡慕他能去国外留学和嫌弃他弟弟和魏无羡太辣眼才伤心的。是这样的。
刚成年的江澄自我安慰道。

因江总裁生了场重病,病好后身体状况大不如以前,大学毕业历练了还不到一年的江澄就坐上了云梦江氏总裁的位置。在江家内部的异议声中,江澄出乎意料的把江家管理的很好。江澄天生的生意头脑加上他谈生意时一针见血条理清晰的话语,又有魏无羡在后扶持,不到半年就坐稳了这位子。
魏无羡和蓝忘机在一起的事情被虞夫人知道后差点被鞭子抽死,不过虞夫人最后还是作罢,把魏无羡嫁出去了,甚至当天还去了现场镇场,意指让蓝忘机好好对魏无羡。
江厌离和金子轩最后在一起了,之后江澄就有了个叫金凌的外甥。
日子还是要过的,有的时候父母安排的相亲也是要相的。虽然江总裁多少有点羡慕师兄和阿姐的那种有伴侣的生活,但不知为什么,虞夫人精挑细选的姑娘江澄一个都看不上。
现如今已22岁的江澄仍旧单身,连魏无羡都看不下去了,一日拉着江澄去海边散心,他叼着早就啃完只剩一根木棍的冰棍,一手揽着江澄肩膀,在外人看来,魏无羡这举动和西装革履的江澄比起来活像个地痞流氓。
“师妹,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呀?虞夫人给你安排那几个姑娘我看了都差点动心,你是怎么做到不动如山的?”
魏无羡含着冰棍,口齿不清,大大咧咧的往江澄身上靠,含光君若是在这儿,估计早就被魏无羡的话和动作激的把他扛回去天天。江澄躲,魏无羡就继续得寸进尺,生生逼江澄这样退了十来米后,江澄终是忍无可忍,抬手就要打人。
魏无羡嬉笑着躲到一边,从嘴里抽出快被他咬烂的冰棍扔到一边,盯着江澄眼睛正色道:
“江澄,你该不会真有心上人了吧。”
江澄不回答。
“江澄,你喜欢的人该不会是个男人吧?你放心告诉我,我帮你瞒着家里,还帮你追他。”
江澄不看他。
“江澄,你看着我,我知道你被人戳中心事眼神就会躲躲闪闪,说吧到底是谁?”
江澄扭头就走。
“江澄!”魏无羡突然大喊一声,拉住他手腕,语气带着点不敢置信试探着问:“你该不会是喜欢……蓝大哥吧?”
江澄的耳朵蹭的红了,魏无羡的视角正好能看到江澄红红的耳尖,内心瞬间一阵狂喜,拉着江澄手腕的手又紧了几分:“被我说中了?哎呀师妹你眼光真好蓝大哥他……哎哎哎你干嘛?”
魏无羡话说到一半,江澄就奋力挣扎起来。终是挣扎不下来,江澄回头瞪了魏无羡一眼,面上绯红早已消失,他正色道:“魏无羡你听好,我可不喜欢什么蓝曦臣,你是gay不代表我也是gay,去找你的蓝二哥哥好好过吧。”语罢甩开魏无羡手,给蓝忘机发了个短信后就自己上车跑了。
……跟逃离犯罪现场一样。上车后的江澄笑着自嘲。

江澄那次回去后就再没和魏无羡蓝忘机说过话,表面上是一幅“你们蓝家的魏无羡污我清白说我喜欢男子于是我和你们蓝家人不再来往”,实则是“卧槽要是他们认为我喜欢他们家蓝曦臣怎么办不能跟他们说话免得露出破绽”。
当然,蓝家人什么都没想,他们只当江总裁是心情不好罢了,毕竟这几年江澄脸色就没好过。

这样看似平静的日子持续了几天,本来江澄的心情好不容易平复下来了,却被一场酒局掀起了波涛。
那天晚上江澄接到个岐山温家饭局,本来想像平常那样意思意思喝几杯就好,却被最后一个入场的人惊的愣住了。
那人依旧挂着和煦微笑,穿着一身有灰蓝云纹标识的黑色西装入场,落座还不忘略带歉意笑道:
“抱歉各位,飞机晚点了。”

饭局上温若寒讲了什么江澄也不知道了,只听旁坐人议论得知这位代表蓝氏来的人是他家在国外产业的总裁,最近回国接任蓝启仁当总裁了。
江澄脑子很乱,连拿酒杯的手都是颤的。姿势僵硬的碰了杯后,蓝曦臣关怀的目光投到了江澄脸上。
江澄像是被烫了一下,别过头去不接受,估计那人的目光也悻悻收了回去。
饭局结束后,江澄解开手机的飞行模式,果不其然看到了魏无羡的留言。
“师妹,你去的饭局蓝大哥也会去,之前忘跟你说了,我和蓝湛在高三那年一起去的烧烤店等你们,我们吃宵夜给蓝大哥接风吧。”
我们?什么我们??还有,高三?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谁还记得啊!
江澄愤恨的咬着下唇,打了一大段吐槽的话后又烦躁的删掉,最终还是一脸嫌弃的大力按上锁屏键把手机揣回口袋,留价值不菲的苹果手机在口袋里欲哭无泪。
江澄虽心里吐槽的凶,但还是不耐烦的朝魏无羡所说的烧烤店行去。

刚进烧烤店,江澄就看见了魏无羡,魏无羡也看见了江澄,冲他挥挥手,大喊了句“师妹”,被江澄一记眼刀剜的不敢出声,当然,回敬江澄的还有蓝忘机冷冷的眼神警告。
蓝曦臣进店时看到的就是这番景象,不禁笑出声来,这一笑就收到了那三人的目光洗礼,不过其中一个人瞥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蓝曦臣笑容有点挂不住了,气氛瞬时变得尴尬安静。
最终还是魏无羡打破了沉默,他一脸灿烂笑容把蓝曦臣和江澄拉到座位上,江澄瞥了眼桌上红红的一片,思绪恍惚了一下,似乎和高三那年的晚上重叠了。
他叫来服务生,依旧是把桌上每样菜品都点了份不辣的,又叫了壶凉茶。
依旧收到了蓝曦臣感激的目光……
“谢谢晚吟,你还记得我不能吃辣啊。”
啊这次不止目光了,都直接说出来了。江澄承认内心比当年的自己还兴奋,但面色依旧如常,“举手之劳罢了,倒是含光君,自小和蓝总裁生活在一起还不知道他不能吃辣?”
瞪我的那一眼还你,呵。
蓝忘机面色阴沉几分,魏无羡连忙出来打圆场,“菜是我点的,蓝湛那小古板也不知道告诉我……哎蓝大哥的菜上来了,来来来开吃吧。”嘴上这么说手也不闲着,连开了好几瓶啤酒放在桌上,魏无羡自己拿起一瓶递给江澄,又给自己拿了一瓶,在半空中碰了一下江澄那瓶,嘴角勾起抹挑衅的笑。
江澄回给他一抹带讥嘲意味的笑,回碰一下便直接仰头灌。
魏无羡也不甘示弱,灌了下去。

二人你来我往不知多少个来回后,空啤酒瓶早就堆满了桌子,堆不下的放在了地上。江澄趴在桌上,显然是醉了过去,而魏无羡虽然脸颊微红,但依旧没有醉了的样子。
江澄和魏无羡比喝酒完全是在置气,他酒量本就不如魏无羡,之前饭局又喝了不少酒,醉倒了也是正常的。魏无羡揉揉眼睛,假装困了一般的倒在蓝忘机身上,冲蓝曦臣挥挥手:“蓝大哥……我师妹他醉了,我也……我和二哥哥先走了,麻烦你把我师妹送回去吧。”
说完后蓝忘机就把魏无羡的手搭自己背上,一副真的要走的样子。
最后还真走了。
蓝曦臣目送他们远去后有点头疼,来之前就听弟媳跟自己了些“师妹可能喜欢你”之类的言论,要说喜欢的话,自己对江澄真的有点若有若无的好感,他喜欢江澄努力不服输的性格。也喜欢他的口是心非,蓝曦臣觉得这很可爱。不过这之前都被蓝曦臣归到“江澄帮过我所以我喜欢他”这点上,带着这种情绪在国外过了几年后,对江澄喜欢与日俱增,大多数都是因为新闻上的江家新总裁意气风发的样子,再被魏无羡这么一说,蓝曦臣觉得自己真的喜欢江澄。
现在是独处的气氛,弄得蓝曦臣有点尴尬。他甩甩头把不好的情绪扔在脑后,搀着江澄到了自己车上,拿着魏无羡塞给他的钥匙和地址朝江澄家驶去。

十一

那是片简单的公寓楼,走路走到一半蓝曦臣见四下无人,江澄也睡着,还是抱着他更轻松些。蓝曦臣一手搂着江澄肩膀,一手抄他膝弯,没怎么使劲就把他抱起来了。
是高三那年后就没长肉吗……蓝曦臣不禁怀疑。
江澄的家很简单,到处都是白紫色调,摆设也很简单,简洁大气的设计,也不至过于简单。
但显得冷冷清清的。
蓝曦臣不由得想。
把江澄抱到他卧室后,蓝曦臣细心的给他掖上被角拉了灯顺便还端详了下江澄睡颜,内心打了一百分后就准备关门走人了。
刚打开防盗门,蓝曦臣身后他自己亲手合好的卧室门自己吱呀一声打开了。
江澄逆着光对着蓝曦臣,蓝曦臣开门的手也停了下来,一时间二人相对无言,空气安静的要凝结一般,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
终是蓝曦臣先开了口。
“晚吟,你……你醒了啊。”
蓝曦臣想问很多,晚吟你头疼不疼,要不要喝点水,想吐吗,需要我照顾吗——
以及,你真的喜欢我吗。
“早就醒了。”借着室内一点微弱光线,蓝曦臣可以看到江澄翻了个白眼,声音听着还算清明,“你把我抱起来的时候我就醒了。”
“??!!”

十二

气氛又回到了尴尬的境地。
现在蓝曦臣坐在江澄家柔软的沙发,却如坐针毡一般,平常生意场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交谈自如的蓝总裁此时都不知道把手搁在哪。他面前的茶几上放了杯凉白开,趁江澄进了卫生间时动作拘谨的抿了几口,听水声江澄是在洗澡。
洗澡啊……
蓝曦臣脑海里不受控制的浮现出一些画面,他高中时见过江澄打球,那人的身体在空中划出道完美的弧线,腰线在飞扬的球衣下若隐若现,蓝曦臣当时觉得自己的心跳盖过了周围女生的尖叫。
这人太好看了。
另一边的江澄先是借着水声遮掩吐了个痛快,后来又草草冲了个澡,洗漱完以后换好衣服,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了出来。
蓝曦臣看见江澄走出来条件反射的站了起来,随后在江澄疑惑的目光中尴尬的坐了回去。江澄此时穿了件白色衬衫和黑色修身裤,这间公寓是江澄租下的,成了自己在公司加完班后的临时住所。打开在卧室的衣柜后江澄的表情是抽搐的,里面清一色挂满了白衬衫黑裤子,倒是很像自己的风格。
江澄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到蓝曦臣身边站着,蓝曦臣不知为何也站起来和他面对着面,不过两人没有一个人看着对方的,江澄抬着头,眼却瞥到了墙上紫色的九瓣莲花纹;蓝曦臣的眼神一直向右下瞥,盯着茶几上的……那杯凉白开。
“你……”
“我……”
过了好一会,二人决定开口打破这要命的尴尬气氛,却被对方同时开口惊到了。
“你先来吧。”
“不了不了,还是晚吟先讲吧。”
江澄杏目一瞪,生意场上被人称为三毒圣手的人最讨厌别人谦让他,弄得他江晚吟很缺什么似的。蓝曦臣被这一瞪并没觉得有什么威压,江澄本就比自己矮一点,再加上江澄半湿的头发和疑似吐过的苍白脸色,实在没有什么威力,反而……有点可爱,让人无法拒绝的那种。
思及此蓝曦臣差点抽自己一巴掌。自己竟然对着和自己同为男性的“竞争对手”想这些,如果江澄知道了说不定会提着从他母亲虞夫人那儿继承下来的紫电红着脸把他抽出去。
“那我便先讲了……”蓝曦臣稳了心神,轻咳一声,语调慢悠悠的听似认真坚定,仔细品读还能听出些不安慌乱,“晚吟,你是喜欢我的吧。”
“??!!”

十三

江澄现在很慌。
刚刚在卫生间时想到蓝曦臣把自己抱回来的感觉,鼻腔里似乎还充斥着蓝曦臣身上若有若无的檀香味,竟像个思春的少女一般傻笑出来,被花洒的水浇醒后,想到那些脸上还是会有红晕,也不知是洗澡水太烫还是……还是他江澄太喜欢蓝曦臣了。
对着镜子深呼吸了好几次后,江澄才找回他日常挂在脸上的表情,出了浴室后就莫名其妙的和蓝曦臣面对面站着了,因为自己这个身高只能看到他鼻子,江澄也讨厌仰着头看人的感觉,和魏无羡出席某些场合时被人调侃总裁还没有助手高就已经够让他烦躁了,那些人眼睛自带刻度尺吗自己明明和魏无羡只差一厘米啊。江澄于是就不看蓝曦臣了,扭头去看壁纸,余光看到蓝曦臣一直盯着桌上那杯凉白开,眼神如同在看梦中情人一样……嗯……白痴。
虽然这么骂“竞争对手”的总裁不是很好,但想到蓝曦臣他又不知道,江澄便又心安理得了。他刚想开口问问蓝曦臣要不要再来一杯凉白开我看你看凉白开的眼神就像从来没喝过一样,就被蓝曦臣打断了。
二人谦让一会后蓝曦臣便妥协了,江澄还沉浸在自己一眼就能让蓝总裁顺从的帅气中,丝毫不知道自己刚刚的形象早已在对方心里打上了“可爱”的标签,更不知道他接下来会被问道,啊不,准确来说蓝曦臣语调更像在说一句陈述句——
“晚吟,你是喜欢我的吧。”
“什?不,我……等等,”江澄被这一句话整懵了,平生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说话卡壳,不过三毒圣手就是三毒圣手,冷静下来想一想就能知道这说不定又是他那好师兄告的密。
呸!什么告密!我怎么可能喜欢蓝家人!
“抱歉蓝总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样啊……”
江澄见蓝曦臣神色显而易见的低落,顿时也有点慌,不知为什么,自己就是见不得他失落,见他高兴的时候自己也高兴,听到他的道谢心中还有点飘飘然,江澄开始深思这个问题,他喜欢蓝曦臣吗。
是喜欢的吧。如果不喜欢自己早就在醒之后挣脱下来自己回去了,为什么还要装睡呢,为什么心里还有点……幸福呢。
为什么事后想起来嘴角会抑制不住上扬呢,为什么感觉到蓝曦臣给自己掖被子的时候想坐起来抱上去,在他耳边道谢呢。
不,不只是道谢,他还要在蓝曦臣耳边大声的说,我喜欢你。
江澄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自己是喜欢蓝曦臣的。

十四

蓝曦臣见江澄没有回答自己,似乎是走神了,轻叹一口气开始自责,果然是自己太唐突了,吓着了对方。
对啊,男子和男子之间,几率真的很小啊。
蓝曦臣眼神暗了暗,沉声道:“抱歉晚吟,是我今天冒犯了你,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改日必登门谢罪。”
江澄被蓝曦臣这句话拉回了神,听见他语气里掩饰不住的失落,不知为何心被剜了一样疼,听到他要走,江澄竟是想也没想就拉住了他的手。
早已转过身的蓝曦臣回过头来,黯淡的眸子亮起点点神采,像夜空星河,熠熠生辉。
“蓝曦臣……你听好了。”江澄感觉到自己的手在颤,连着声音也在颤,被自己拉着的手颤的比自己还厉害。
“我不喜欢你,喜欢你太肤浅了,我爱你。”江澄感觉到被自己拉着的手顿了顿,随即回握住自己的手,握的很紧。
“我爱你,没有什么目的,只是爱你。”江澄抬起头,直视着蓝曦臣的眼睛,那眼睛如同初见之时,温润如水,江澄感觉自己要溺死在里面。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如此而已。”江澄一字一顿的说道,他往前迈了一步,拉紧了二人的距离。
“我江澄,心悦蓝曦臣。你听好了,记住了吗?”
江澄话音刚落,就被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里,怀抱的主人用颤抖的手抚着江澄的发顶,语气和手一样颤抖。
“记住了……记住了。”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如此而已……我蓝涣,心悦江晚吟。”

十五

江澄退出了蓝曦臣的怀抱,一手拽着蓝曦臣的衣领,吻了上去。

嘘,走评论啦。💙💜


后记(?)

(第二天起床的江总裁:蓝曦臣我日你哥:D)

听说后来江澄请了半个多月的假,江家大小事务都压到了魏无羡头上,一边欲哭无泪的整理一边挂念自家师妹有没有成功。

聪慧如夷陵老祖,江澄这么长时间没回来肯定是腰断了。

其实魏无羡全程在助攻的,告诉蓝曦臣江澄喜欢他,故意点很多辣菜磨合二人之间的感情,以及灌醉江澄和从江澄办公室顺出来的公寓钥匙。

魏无羡:说来你可能不信我疯起来连我自己都助攻

(作者的废话:
emmmm……我其实也知道这篇写的也不尽人意啦。中秋节尾声想到的脑洞,试图在过中秋之前赶出来,结果就是质量低下逻辑混乱,于是我就索性删了之前写的那些废篇,脚踏实地熬了一晚写出来啦。不过因为感冒脑瓜子疼,写的也不是很好,见谅啦。
不知道算不算中篇,感觉还是比较短,七千多字实在不入眼,而且没写出自己想要的感觉,想写懵懂涣x直男澄那种由面生到相爱的甜甜过程,emmm高估了自己的文笔。
车是早上撑着脑袋打出来的,比正文还差劲……总之这是次对自己很不满的写作,觉得自己还有进步空间。
谢谢看完我的废话,希望自己能更优秀鸭。)

你们竟然让一个混吃等死的人百fo了……

说吧点图还是点文 是车我也给你画(写)出来15551

占tag致歉鸭quq 点梗cp看tag就好(!)

懂我意思吧

链接走评论吧,看来不能直接放图了被屏蔽的没脾气

很垃圾的车……真的很垃圾……